国内网红赴美IPO 看似光鲜的背后,更多是南柯一梦?

据悉,由中国时尚博主张大奕推出的在线时尚公司如涵控股计划2019年赴美国的纳斯达克IPO,预计募资1亿至2亿美元。

据数据监测,如涵控股旗下三大网红张大奕、大金、管阿姨微博粉丝数分别为885万、345万、218万,其相应淘宝店铺粉丝数分别为931万、315万、127万。

随着社交媒体的不断崛起,作为最早在淘宝上开店的网红,张大奕成为中国电商快速发展红利期的受益者。

早前有数据显示,张大奕创业一年内实现的收入不仅是各大奢侈品牌钟爱的明星范冰冰年收入的2倍,更超过了美国真人秀明星Kim Kardashian。据福布斯最新发布的数据显示,Kim Kardashian 2016年收入为4550万美元。

但,小编想说的是,世界上有多少个“张大奕”?

“网红不好做,真要赚到钱难!”“大众看到的永远是成功的少数人!绝大多数人是默默无闻的。”

在大众眼中,网红光鲜亮丽。可理想很丰满,现实很残酷,有苦自己知。一个真正的网红,需经过重重关卡。有的成为少数成功者的一员,更多的不过是南柯一梦。

关卡一:背后“隐形”的庞大队伍

要知道,“张大奕”的背后,可是一直专业的技术团队。

网红效应的背后,如涵有一套自主研发的集ERP、OA等功能的超级系统“千层糕”在支撑着整个“时尚红人-供应链-店铺-财务”体系,以达到精细化、数据化运营的目的。

一个看似不经意,随手一拍的视频,其背后是一个成熟的短视频团队——编导、策划、摄影、制作后期、推广,商务变现等等。。

敢问那些做着网红梦的各位,这样的团队,你们有吗?一个素人完全靠自己走红的时代,早已不存在。

关卡二:如何让兴趣不成负担

网红这一行当竞争太过激烈,要有爆款的产品出来,就需要持续不断地生产过硬质量的内容才能增进粉丝的黏性。

而这,是一份没完没了的单调工作,一旦你获取了粉丝的注意力,你就被迫留在上面不断地产出他们喜爱的内容。

可是创作是一件需要大量创意又有制作时间限制的工作,在每周不断重复的情况下,最开始的兴趣很难不变成负担。能否坚持下去是所有网红都不得不面对的一项挑战。

关卡三:高昂的孵化费用

网红的商业运作模式下,大众对内容产出有着极其苛刻的高效性、及时性、专业性的要求。

以如涵控股为例,为了能够在网红流量的主营阵地——社交网络,获得更多、更持久的流量,如涵控股此前宣布投入 3000 万元在新的业务 ” 潮搭 APP” 项目的研发及推广。

据财报显示,2016年,如涵控股的发展气势磅礴,营业收入同比暴增146倍;2017年上半年营收继续暴增近3倍,达3.05亿元。2017年上半年,毛利也由去年同期的43.54%增加到51.29%。

但,尽管头部网红的盈利能力很强,但孵化出具备头部网红效应的网红的费用高昂。2016年4.46亿元的营收所创造的净利仅264万元,2017上半年则亏损1532万元。

头部KOL依赖性大、复制难,孵化费用高昂,一个成功网红的走红方式正不断刷新着网红的“孵化”成本,这是网红产业面临的重要挑战。

不可否认,一个成功的网红能够“日入斗今”,但她的脚下踩着的是无数失败的案例。这不是负能量,更不是丧气话;而是让痴痴做着“暴富梦”的网红们,尽早看清现实的残酷,为自己做出正确的选择。

你可能还喜欢